主历:2018年05月23日 星期三
天主教宁夏教区
当前位置: 主页 > 下六个栏目 > 教史资料 >

蛮族的归化过程

时间:2018-02-28 09:54来源:天主教在线 作者:教会
法兰克人的归化
公元第五世纪的末期,在法兰克人中出现了一位青年领袖,他好胜、聪明、而且骁勇善战,名字叫克洛维。他不多几年就征服了整个高卢的北部。公元481年,也就是我国北朝魏献文帝、南朝齐高帝萧道成在位的时候,克洛维建立了西方历史上著名的“法兰克王国”。他所建立的王朝称为“梅罗文加王朝”。“梅罗文加”也正是他祖父的名字,当时的克洛维,年纪只有15岁。克洛维年纪虽轻,却是一个既粗暴阴险,而且,具有野心和才干的人,不满于自己狭小的领土。公元486年,击败罗马将军夏克利乌斯,并吞莱茵河以南与罗亚河以北的地方。10年后,他又侵占了阿雷曼人的土地,就在这次的战役之后,克洛维和他的部属皈依了天主教。相传他归化的经过是这样的:公元493年,克洛维娶了一位信奉天主教的公主,他名叫克劳蒂德。公主劝他信奉天主教,开始时,克洛维并不肯接受信仰,克洛维还反问公主说:“谁能给我证明您的天主是唯一的真神呢?”公元496年,他正和阿雷曼人交战,战争的情况对克洛维相当不利,这场战争正关系着他民族存亡的危机,他的军队渐渐无力支持了,克洛维这时候忽然想起了皇后的话,于是就举目向天,高声的叫喊着:“克劳蒂德的天主啊!如果您助我战胜,我便信服你而领受洗礼。”果然,战况有了改观,克洛维击败了阿雷曼人。克洛维既然获得了胜利,便决定实践自己向天主所承诺的,于是就在公元498年的圣诞节,领受洗礼。在这一天,还有三千名战士同他一齐受了洗。从此,他不仅获得天主教的支持,而且还借着天主教的名义,打击信奉异端的其他民族。公元507年,克洛维就以天主教会的名义,攻击西哥德人,将他们驱逐到比里牛斯山麓。被征服的百姓,也都己信了天主教,亚略派异端因而也遭受到重大的打击,从莱茵河直到比里牛斯山之间,所有的土地都在法兰克人的统治之下,当然也都是天主教的地区,因此,在教会历史上,法国被誉称为“教会的长女”。
从克洛维开始,“梅洛文加王朝”和教会之间,维持着密切的关系,双方都利用对方来增进自己的利益。教区的主教,和修道院的院长,是国王最得力的助手。由于国王的慷慨,主教遂都成了大地主,而修道院的财富也不断的增加,罗马帝国时代,教会所享有的特权,不但没有取消,而且还逐渐的扩展。教会享有司法的独立,教士若犯法违纪,唯有教会才有权力处理,教会有自己的法律和法庭,教会为了保护自己土地的完整,免受横行霸道军人的干扰,教会又从国王那儿,享受豁免权,教会的土地成为特别区,俨然有如国中之国,这对封建制度的形成,有直接的影响。还有很多事件,由于国王不能预先见到它的重要性,也逐渐落入教会手中,比如,日尔曼人没有控制遗嘱的规定,不动产的继承和分配,一向依惯例来决定。而教会呢,则对遗嘱相当的重视,因为教会的财富大多由此而来,所以在“梅洛文加王朝”时,逐渐发展出一种妥协的方式,所有不动产的转移,应该依照日尔曼人的习惯法,但也可以借遗嘱而转让,而教会则有控制遗嘱的权力,婚姻和子女的合法与否,也逐渐属于教会的权限。国王和战士们,虽然早已是教友了,但教会的伦理道德对他们的生活并没有太大的影响。三妻四妾,是司空见惯的事,而所生的子女,也没有嫡庶之分,教会所能做的,只是诱导他们在法律上,承认一个正式的妻子而已。可是,国王并不反对教会将婚姻的法律加在一般人民的头上,因此婚姻和子女的合法与否,也就成为教会的问题,由教会法庭来处理。此外,照顾贫病、寡妇、孤儿等慈善事业,也都由教会来经营,总而言之呢,过去罗马政府所负责的许多社会工作,现在都成为教会的责任了。
“梅罗文加王朝”对教会虽然是恩惠有加,但是,对教区主教和修道院院长的任命,却是十分的注意和关切,甚至还加以控制。理姆斯的总主教瑞米,一再的要求克洛维停止干涉主教的选举,但都遭到克洛维的拒绝。而克洛维的继承人,也坚持自己在这方面的权力,唯独国王所同意的教士,才能被选为主教。教务会议也受到国王的牵制,惟有由国王所召集的教务会议,才算是合法的,而会议中所议决的事情,必须经过国王的批准,才能生效。如此一来,法兰克的教会,在人事与立法两方面,都受到政府的控制。这种政权干涉教权的情况,日子一长,自然就产生了严重的后果。法兰克的教会,随着克洛维的去逝,国土分裂而分裂。每个国王任命自己疆土内的主教,而教务会议呢,也仅仅只是自己辖区范围内的主教,而不是整个法兰克的主教一齐出席会仪。三个交界的地区,由于疆域的不断变更,教区的主教也就随着疆土的改变而更换。高卢被征服之初,主教们都由罗马化的高卢人来担当,他们去逝之后,国王任命自己的亲友、臣仆为主教,他们既未受高深的教育,生活上又缺乏为民表率的修养。总之呢,教会变成了王国的一部份,主教也和其他的官吏没有差别。“梅罗文加王朝”的衰败,虽然有着很复杂的原因,而教会领导人物素质的降低,这是其中最明显的原因之一。
西哥德人的归化
接下来,我们要对西班牙境内,西哥德人归化为天主教的经过做一番介绍。西班牙境内的居民,在蛮族入侵以前原本就已经信奉了天主教,但新来的主人,却是亚略派异端的信徒。公元六世纪中叶,良维基德国王企图统一全国的信仰,想要强迫天主教徒接受亚略派异端,但是太子赫买乃基德,已经和一位天主教的公主结婚,这位公主说服了丈夫皈依天主教,父王呢,软硬兼施,希图使太子信奉亚略派异端,但是,太子坚持不肯听从,认为自己真是三生有幸,能够认识天主教,决不会中途背弃。父王一怒之下,将他废为庶人,而且,还剥夺了他所有的财产,他仍然不动摇,父王便把他押在监狱中,在他的颈子上还加上铁链。然而这位太子,摒弃世界荣华富贵,一心希望天国,热切祈求天主赐给他忍受世间痛苦的勇力。复活节时,在深夜的静寂中,父王派了一位亚略派异教的主教给他送圣体,这位忠于天主的青年毅然拒绝他的诡计,声言自己虽然在监狱中,心灵却平和地仰望上天,父王大怒,立刻就派人在监狱中结束了自己儿子的生命。各位还记得“殉道者的血,是新生教友的种子。”这句话吧?这句话又获得了一次事实的证验。一年以后,父亲去逝,由老二黎佳来德承继了王位,新王一反老王的暴行,效法了殉道的大哥。公元589年,正是我国隋文帝在位时,黎佳来德在多勒托召开大会,会中新的国王、王后以及八位亚略派异端的主教,连同多位贵族,放弃亚略派,重新回到天主教的怀抱,于是西哥德人也就集体归化进教了。
爱尔兰的归化
紧接着再介绍的是爱尔兰的归化经过,以及英吉利、日尔曼的归化过程。正当蛮族入侵的狂涛,在西方各奉教国继续肆虐骚扰的时候,一个新的地区爱尔兰接受了福音。爱尔兰是北大西洋上孤悬的岛屿,距离罗马相当的遥远,当然也从来没有受到罗马的影响,也未曾受到蛮族的侵略。对爱尔兰的归化,圣巴特立爵这位圣人,当居首功。他生长在一个大不列颠的教友家庭,在他16岁的那年,被海盗掳了去,过了6年的奴隶生活,终于逃回故乡,再由故乡去了欧洲大陆,在那里入了隐修院修道。但是,他始终觉得天主在召叫他,去曾经被虏的地方宣传福音,他曾这样说:“我听见还没出生的婴儿的声音,从爱尔兰呼唤我。”他在公元432年被祝圣为主教后,就到爱尔兰去开教,他差不多30年之久,完全致力于传教的工作,除了讲道理之外,他还以奇迹来证明他的道理,他给人授洗、他祝圣司铎和主教,他还在好些地方建立隐修院。在当时的爱尔兰,根本没有城市,隐修院的院长同时也是周围地区的主教。每座隐修院,都在自己的周围地区保持着虔敬的热心,自然的这地区也成了传教的中心。在公元461年圣巴特之爵去逝的时候,爱尔兰已经赢得了“圣人之岛”的美称。
在爱尔兰的教会历史中,最值得大家注意的一点是,爱尔兰刚归化不久,便成了一个热烈的传教中心。他们领了洗后,就愿意去做隐修士,当了隐修士后,就去感化别人受洗,这些新领洗的,也要去当隐修士,因此,在圣巴特立爵所建立的隐修院中,隐修士的数目不断的增加,而且,他们还渡海到大不列颠去传福音,这些渡海传教的修士中,最最有名的是圣高隆邦。圣高隆邦生于公元540年,死于公元615年,他走遍了高卢、瑞士和义大利,有如古圣人厄里亚再世。他到每个国王面前去指责他们的罪行,凡是他经过的地方,隐修院也就跟着建立起来,大批的门徒投入严厉的会规下修行,75岁时,死于义大利北部著名的保比约隐修院里。
英吉利的归化
大不列颠,早在蛮族入侵以前,福音就已经传入了,入侵大不列颠的蛮族,是盎格鲁人和撒克逊人。他们对天主教不但没有好感,还有着恨意,因此,对教友兴起了歼灭性的战争,只有逃到西部去的,才能幸免于一死。同时也不敢对入侵者宣传福音。一直到了第六世纪的末叶,法兰克人归化后的一百年,盎格鲁和撒克逊人,才接受了福音,皈依圣教会。
直到第六世纪的末叶,向蛮族传教的人,不是主教嘛,就是修士,但对大不列颠的宣传福音,却是由罗马的教宗发动的。公元590年,教宗圣额我略一世登上伯多禄的宝座,便派遣了40位传教士,由奥斯定修士率领,前往大不列颠的英吉利,为什么圣额我略一世教宗会有这样的计划,一登上教宗宝座后,就有这种惊人之举呢?根据史书的记载,事情是这样的。相传呢,教宗圣额我略一世在被选以前,原是罗马的一位隐修士,有一天在路途上,看到了一群被掳的奴隶,其中有三名美少年,褐发碧眼,被当作货品般的要被拍卖,他就问拍卖的商人说,他们属于什么民族?商人告诉他说:“他们是盎格鲁人。”额我略却说:“我看他们不是盎格鲁,简直是盎杰利。”原来在拉丁文中,这两个字十分的相近,而“盎杰利”呢,在拉丁文中的意思是指“天主的天使”。产生了怜爱之心,于是呢,就把这三位天使一般的美少年赎了回来,在自己的隐修院中亲自教育他们,从此呢,他立下心愿,要去归化盎格鲁人。
当他被选为教宗以后,就积极展开往英吉利传福音的计划。公元596年,40位修士出发了,但在半途上,有些修士失去勇气,不想去英吉利,因为他们听说英吉利人会挖敌人的眼睛来吃,而且,他们的语言非常难懂,他们听得越多,越是丧了胆。教宗亲自鼓励他们,命令他们,他们才决定前往英吉利。当他们到达英吉利后,情况比他们所希望的还要好,他们在泰晤士河河口下船登陆。国王肯特,已经和一位天主教的公主伯尔达结了婚,这位伯尔达公主不是别人,她是法兰克王的女儿,肯特王因此答应要接待传教士。
肯特王被大臣们护卫着,坐在一棵树下,看着40位从罗马来的修士,唱着圣咏,向他走来,在他面前开始讲道,国王听了他们的演讲,然后他说:“你们的言词固然美丽动人,但是你们所说的一切,对我来说,都是新鲜的,而且还有许多的疑点,我不能马上相信你们,你们既然是远道而来,为了把你们所信,而且视为无上幸福的真理传给我们,我呢,也决不难为你们,反而会供给你们住的地方,你们去归化你们所能归化的人吧!”
事实上呢,肯特王也已经被修士们的圣善生活所感动,不久以后,就要求领洗加入圣教会,跟着肯特王领洗的还真不在少数。奥斯定在597年的圣诞节,竟然为一万个人付洗,肯特王还把他在堪特伯里的宫殿赐给了奥斯定,这便是英国的第一座主教座堂。
教宗圣额我略一世,从他罗马的病榻上,还远远的关怀着那批传教士,经常寄信给他们,在信中所写的,都是对传教方法的训示,他说:“如果外教的庙宇建筑得很好,与其把它拆毁,倒不如把它祝圣,再把祭台安放上去,改为敬礼天主的圣堂,要在民众习惯敬拜外教神祇的地方和日子,准许他们以另外的方式,来庆祝天主的瞻礼日。如果外教人有以筵席庆祝节日的习俗,便可在殉道圣人的节日举行公宴,准许他们举行外表的欢乐,心灵的欢乐也就容易获得了。对那些粗野的人,决不可把他们的一切旧有习俗一笔抹杀,人不能一跃而登到山顶,须要一步一步的爬上去。”这样的训示,的确是合情合理,稳当易行,一直到现在,仍然不失为对外教民族传教所应当遵循的方式。
传教事业在英吉利虽然是如此顺利的展开了,但往后仍然遇到许多困难。瓜分英吉利的七个王子,并不是每一个对天主教都怀有好感,彼此之间也经常交战,不过呢,自从圣奥斯定修士,率40位修士到英吉利开教后的一个世纪,也就是百年之后,英吉利的归化事业已经有了相当的进展,许多兴起而又繁盛的修道院,成了教育的中心,也因此培养了中古时代,盎格鲁撒克逊的文化,也陶冶了日后往日尔曼去的传教士。
日尔曼的归化
现在我们再来看看在莱茵河、易北河之间,包括现在的荷兰、西德和奥地利的广阔土地上的日尔曼蛮族,他们是蛮族中最不容易归化的一支,还保持着很粗暴的个性,异教的思想相当的盛行,他们的尚武精神也使他们很不容易了解,天主教教义的良善谦和、宽恕博爱的精神。不过日尔曼人,已经听见过有人向他们传布天主教,前面我曾介绍过的爱尔兰的修士,圣高隆邦和他的门徒们,已经在瑞士宣传过福音。一位英吉利的修士已经归化了荷兰的北部,但这一些努力,都还只是东麟西爪,没有什么秩序和整体的计划,真正在日尔曼建立教会,并且把教友正式组织起来的,乃是一位名叫文弗理的英吉利人。他还有一个为人所熟悉的拉丁文名字,叫做玻尼法爵。他是一位本笃会的修士,早年入会修道时,就已经获得了广泛的修养。30岁以后呢,他一直感觉到有一股,到祖先的故乡去宣传福音的召叫和吸引力。他在荷兰北部第一次的尝试,并没有多大的收获,他觉得,单独一位传教士不能担负这样的工作,必须请求教宗的支持。他便在那年,公元719年,起身到罗马觐见教宗额我略二世,教宗额我略二世,亲自热诚的接待他,并正式委任他做日尔曼的开教宗徒。三年后,教宗召回玻尼法爵,祝圣他为主教,并且委以宗座的直接代表。他经常的同几位和他一样热诚的修士,一起巡行各地,开始时,是几位英吉利修士,后来,也有了日尔曼修士,他们的生活很贫苦,还得冒着各种危险,他们花三十年的工夫,到处讲道。他就按照各地进步的情形,把已经化归化的教友组织起来,复兴了以前的隐修院,也创建了新的修院,有了这样有计划、有组织的扎根坚实的工作,他所建立的传教事业,终于能够不断的牢固而持久下来。
在玻尼法爵的传教事业上,最为动人的就是,他常和他的祖国保持着连击,不断的给在英吉利的朋友们写信,向他们说明自己的困难和不安,他依恃他们的祈祷,也从他们那儿接受道义和物质的援助,最重要的是,在这个,刚从异教敬拜的情况中转向天主教真理的日尔曼国度中,他有意让英吉利的修女们前来日尔曼,想要以修女们的善表来光照他们,用修女们的祈祷,求天主降福帮助他的传教事业。他请来了,日后也被册封为圣品的圣女理奥巴和她的同伴们,给了圣玻尼法爵精神上和工作上很大的帮助。圣玻尼法爵,是教会历史上开创传教修女会的第一人,可惜以后没有人追随他这种作风,一直要到17世纪,才有人重新呼吁妇女们去外方传教。
圣玻尼法爵在75岁的那一年,偕同50位修士,重新又回到荷兰的北部去传教,有一天,他正同修士们停留在一个村庄,给一群教友付坚振,忽然窜出一群狂热的异教徒,向他们攻来,在毫无防备之下,一个个都被杀了。圣玻尼法爵被攻击时,本能的,拿起手中的经本去抵挡,这本经本儿,到现在还保存着,书上面还留下了被剑砍过的痕迹,他死后,葬在德国的福达,一直受到德国教友的敬礼。玻尼法爵在德国教会的建树,无论是修院或是主教公署,都成了中古时代协助德国文化发展的中心。德国正式归化,我们该归功于圣玻尼法爵主教。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推荐内容